您的位置:意甲下注平台 > 行业排行 > FiatPorsche暗流涌动,全世界汽车领域酝酿变革

FiatPorsche暗流涌动,全世界汽车领域酝酿变革

2019-09-20 19:00

意图不同、进程不同,但欧洲汽车版图上的确出现了两个足以先后创建“欧洲之最”的并购计划。在金融危机令全球汽车销量急剧缩水、底特律汽车“三巨头”逐渐势微的背景下,欧洲车企的大规模并购计划意味着全球汽车业可能即将开启一个个体规模更大、个体间实力更加均衡的新时代。

25日,福特汽车公司表示,该公司正与沃尔沃的潜在买家举行详细会谈。为了摆脱破产的厄运,美国汽车巨头们使出浑身解数,但仍然在向全球各个市场源源不断地输出愈加深重的危机情绪。全球汽车版图正在酝酿一场大变革。

西欧救助空间更大

进入2009年,全球汽车业出现了两个充满矛盾的现象:日本汽车业巨头丰田汽车在1月初坐上全球行业头把交椅后不到两个月时间,就向日本政府申请20亿美元的救助贷款;而德国政府对欧宝汽车实施的“非特殊性”救助却无法避免该国行业巨头的激烈反对。

12日,意大利《米兰财经日报》(Milano Finanza)报道称,德国经济部认为意大利菲亚特公司收购通用汽车欧洲子公司欧宝的计划,较北美最大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加拿大麦格纳国际(Magna International)的收购提议更为详尽。这可能使德国经济部更加倾向于由菲亚特来对欧宝进行收购,尽管其尚未要求菲亚特公司就该收购计划提供更多细节。此外,菲亚特还计划收购通用汽车英国子公司沃豪和瑞典子公司萨博。

上述现象出现的根源在于美国汽车市场,其中的巨头企业在全球范围内的巨大能量将危机迅速传导开来;然而,美国汽车市场超过其他市场的衰退程度,又使全球行业核心地位的改变,以及并购重组潮流的出现成为了可能。与此同时,美国汽车业在新能源方面的行业领先地位,则成为了尽快解除全球行业危机和重新巩固其核心地位的一剂潜在药方。

菲亚特是在本月3日宣布其正在与通用汽车就收购通用欧洲业务进行谈判的。而此前早在3月30日,美国政府汽车工作小组就已经推荐克莱斯勒与菲亚特结盟。如果菲亚特能够通过上述计划将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欧洲业务同时收入旗下的话,其将成为当之无愧的欧洲最大车企。

欧盟收到8国救助计划

不过,在菲亚特得偿所愿之前,一家由保时捷公司和大众公司合并而成的新公司将暂时占据欧洲汽车业的头把交椅。保时捷公司本月6日宣布结束长达3年半的收购战,同意与大众汽车的合并计划。虽然仍需获得大众股东,特别是拥有大众20%少数否决权的下萨克森州政府的同意,并需要大众势力强大的劳资协商会议批准,但考虑到保时捷目前拥有大众汽车51%股份以及二者同为德国公司的亲密关系,保时捷在实施自身大规模并购计划的进程中明显领先于菲亚特。

25日,福特欧洲战略公关主管加迪纳(John Gardiner)表示,该公司已经接触了大量对沃尔沃感兴趣的潜在买家,福特汽车“对潜在买家的数量和质量都非常满意”。他还补充称,福特已与潜在买家进行了初步谈判,确定了他们对收购沃尔沃感兴趣的程度,并与之更详细地谈论了沃尔沃的未来发展。

当然,上述两项并购计划的提出分别有赖于菲亚特和大众汽车在全球汽车业损失严重背景下相对良好的现状。西方媒体认为,相对于美国和日本汽车业的全面受创,欧洲汽车业能够在危机中保留一定活力得益于西欧政府对汽车行业进行救助的空间更大、动作更果断。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政府针对本国汽车业的救助受到其对金融业和房地产业大规模注资的掣肘,政策出台速度相对迟缓、救助要求也相应较高,并造成与之紧密联系的日本汽车市场受到严重拖累;而欧洲金融业的严重问题则更多出现在东欧国家,而非主要车企集中存在的西欧。

此前媒体曾报道中国汽车生产商吉利汽车很可能将提出报价,与另一家中资企业竞购沃尔沃品牌;报道还称,吉利聘请了英国著名投资银行洛希尔公司(NM Rothschild)担任其顾问,以负责可能发生的竞购活动的运作。此外,长安、奇瑞、东风都先后与沃尔沃传出过“绯闻”。

菲亚特觊觎通用海外业务

与此同时,与沃尔沃境况相似的欧宝汽车却仍在焦急等待母公司通用汽车与德国政府的谈判结果。经过了近一个月的斟酌,通用汽车仍然没有在针对其欧洲子公司欧宝的救助方案上与德国政府达成一致。不过在此期间,德国总理默克尔仍然用“政府需要了解通用汽车可以给予欧宝什么形式的独立”的公开表态,提醒深陷危机的美国汽车业:欧洲政府的协助救援不会是“免费的午餐”;大笔的欧元,需要他们用占据已久的核心地位来交换。

在欧洲之外,菲亚特还打算收购通用汽车在拉丁美洲、俄罗斯和南非的业务部门。分析人士指出,菲亚特希望通过这一系列收购大规模重返新兴市场,其中,如果能够成功获得通用汽车在华业务,菲亚特就几乎肯定完成此前设定的500万辆的年销量底线;而进军俄罗斯市场,对菲亚特来说,则相当于获得了通往东欧市场的跳板。

其实如果可能的话,美国汽车业根本不想在摆脱危机的问题上,借助本国以外的任何力量。然而,该行业“三巨头”中的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公司,于上月中旬再度提出的216亿美元政府救助贷款申请迟迟未见回音,迫使其不得不“硬着头皮”找到了欧洲各国政府。其中的“龙头老大”通用汽车就先后要求瑞典和德国政府分别出资拯救其旗下萨博和欧宝品牌——不经意间,美国汽车业就将该国金融体系的深重危机“二传”到了欧洲市场。

从成为美国政府汽车业工作小组“指定”的克莱斯勒战略盟友,到针对通用汽车几乎全部海外业务进行“一揽子”收购,菲亚特的所有这些收购意向,均产生本月的前3天之内。分析人士指出,菲亚特突然表达收购意向,首先缘于其在与美国政府就克莱斯勒问题进行谈判时,真切了解到了美国汽车“巨头”所面临的严重困境,并立即将其视为自身发展的重大机遇。虽然菲亚特在与克莱斯勒结盟的问题上,遭遇了美国奥本海默基金公司和纽约州投资公司Stairway资本公司率领的克莱斯勒债权人集团的阻碍,但鉴于该集团与美国政府此前在相关谈判期间有过良好的合作经历,菲亚特“鲸吞”全部或部分上述目标业务的可能性依然相当之大。此外,菲亚特组建跨洲行业巨擘的决心也使其在执行庞大收购计划过程中展示灵活性,在与德国政府谈判过程中,该公司就曾提出保留欧宝品牌的独立性,并保留欧宝在德国当地的总部。

当然,这并不是说欧洲汽车业可以在全球金融危机下独善其身,欧盟委员会现已收到的德国、法国、西班牙、英国、意大利、瑞典、罗马尼亚和斯洛伐克8个国家的汽车业救助计划,就是对此最好的证明。然而,两点理由决定着,相比美国同行,欧洲汽车业还远远不是本次危机的“重灾区”:首先,与人们生活需求联系紧密的诸多消耗品中,汽车是少有的以高技术为核心的一个,这决定了其高级产品受众的高端。在经济繁荣年代,美国汽车业凭借领先全球的技术优势获得了高额的利润;但在金融危机背景下,其规模首屈一指的高级产品,却成为了最先被消费者抛弃的行业“上边缘”。其次,美国社会信用消费模式的特征更加典型,居民储蓄额极低,所以,尽管欧洲实体经济衰退速度看上去快于美国,但就危机对居民消费心理的影响来看,美国市场所受的冲击要更为严重。

当然,在菲亚特结盟克莱斯勒同时开始觊觎通用汽车海外业务的过程中,通用汽车自身进入破产保护程序可能性的加大也是重要的助推因素。据美联社报道,本月7日和8日,通用公司的4位副总裁和两位董事会副主席累计抛售了公司20.5万股股票,价格在每股1.45美元至1.61美元之间。尽管该公司发言人朱莉·吉布森表示,这些高管抛售股票的行为并不表明他们对公司缺乏信任,但通用汽车累计接受美国政府184亿美元救助资金的事实,以及今年第一季度亏损60亿美元的糟糕业绩,仍然让投资者很难相信其能够成功避免破产命运。

上述结论意味着,当危机持续深化到一定程度时,美国汽车业将率先丢失其行业地位,而受创相对较轻、且具有足够规模的欧洲汽车业,将成为北美“巨头”们手中行业核心地位的有力竞争者。

目前,通用汽车避免破产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其可以在美国政府汽车小组规定的“大限”6月1日前,说服债权人将270亿美元债券转换成普通股,并与汽车工人联合会就关闭工厂、裁员等达成协议,同时还要就削减或出售旗下汽车品牌以及取消与部分经销商的合同等问题作出决定。考虑到债转股计划的启动将使目前通用股票的每股价值降至1美分,且UAW的强硬立场已经使福特汽车不得不发售3亿股股票融资,美国塞顿霍尔大学法学院破产法专家斯蒂芬·鲁本表示,通用汽车的破产已经难以避免。

争夺发展先机

全球行业变革进行时

实际上,欧洲汽车企业早已嗅到业内的这一难得机遇。因此,在德国政府本月4日宣布设立个1000亿欧元救助基金,向包括欧宝在内备受信贷紧缩之苦的企业提供流动性担保和贷款后几个小时,德国汽车厂商宝马、戴姆勒几个小时后就给了政府一个“下马威”,称政府不应在经济不景气时期,干预行业内“必要的结构调整”。他们希望以此来保证断绝本国政府救助资金通过欧宝回流其母公司通用汽车的一切可能性。

实际上,无论通用汽车前景如何以及菲亚特能否如愿完成收购计划,全球金融危机已经推动了汽车业向个体规模更大、个体间实力更加均衡的新格局转变。部分西方业内人士认为,未来的全球汽车业将不仅仅是规模和成本的竞争,还有“全球性全方位竞争力”比拼,而金融危机正是车企转型的最大机会。马尔基翁内则预测,两年后,全球可能将只剩下6家车企:其中一家美国企业,一家德国企业,一家或许会有美国伙伴的欧日企业联盟,一家日本企业,一家中国企业,以及一家有潜力的欧洲企业。

而通用汽车也在其向德国政府提交的公司重组计划和欧洲解决大方案中,对此做出了回应:该公司计划将其目前在欧洲的业务包括德国欧宝、英国沃豪和瑞典萨博等品牌企业组成一家新的欧洲大公司。这一跨国的整合举措意在加大其他汽车企业并购通用汽车现有欧洲业务的难度。而通用汽车在承诺新公司将拥有更多独立性的同时,仍执意保留部分股份,也为自身保留了利用欧洲各国政府资金进行自救的可能性。

而清华大学汽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显君则指出,除了造成原有实力对比发生巨大变化之外,保时捷与大众汽车的合并告诉我们,金融危机推动全球汽车业变局的另一种方式便是迫使陷入困境的车企联手抵御危机。此前,本已拥有51%大众汽车股票的保时捷公司原本打算扩大持股比例至75%,但国际金融危机深化与国际汽车市场疲软使其在资金方面压力陡增,保时捷与大众汽车的合并实际上是前者在艰难时势下寻求联合应对危机的不得已之举。而在去年秋天,深陷危机的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也曾考虑过通过合并共度时艰,只不过这一合作意向最终无果而终。

关于欧宝救助的过程延绵至此,已演化为对通用汽车原有市场份额的争夺,以及针对未来行业内发展先机的近身肉搏。

李显君同时认为,菲亚特有望获得通用汽车中国业务的传闻真实性不大,“除非通用汽车高层决策出现问题”,因为在全球汽车销量大幅萎缩的背景下,中国汽车市场已经在今年前4个月领衔全球市场,价值显露无余。他还表示,正因为中国市场的杰出表现,全球汽车“巨头”已经纷纷瞄准中国市场,这将使中国本土汽车产品,特别是中低端产品面临的竞争骤然加剧,而中国车企也将很可能因此认清自身在技术、管理和运营等方面,与行业领先者之间的差距。

而在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对手之外,年初夺走通用汽车把持77年行业头把交椅地位的日本汽车业旗舰丰田汽车公司也对美国汽车业的行业核心地位虎视眈眈。3月3日,丰田汽车就在没有整体流动性风险的情况下,以其北美金融业务部门融资困难为由,向日本政府申请巨额资金援助,以为其在危机期间的国内外市场资本运营储备充足的资金。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汽车业向全球其他地区输出其行业核心地位,已经没有了悬念。

需要指出的是,作为美国汽车业“三巨头”之一的福特汽车公司在本次危机中有些“特立独行”。该公司不仅没有参与申请政府贷款援助,还异常积极地通过裁员和减产来压缩成本寻求自救,最近又在考虑出售其瑞典品牌沃尔沃汽车公司。但就是这样的“温顺”表现,也还是造成了客观上的负面影响:该公司上月初在英国裁员850人的决定,就在英国《泰晤士报》网络版头条位置上,足足待了三个小时。——即使是在出让行业核心地位的预期下,美国汽车业也仍然在不断向全球各个市场源源不断地输出愈加深重的危机情绪。

新能源汽车或成“黑马”

当然,在美、日、欧三大主要市场争夺行业未来发展先机的同时,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等市场也存在着进一步发展的可能。这其中,来自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预期最为强烈,其中就包括吉利和奇瑞对福特汽车旗下沃尔沃品牌,以及奇瑞收购被怀疑为克莱斯勒的某美国汽车企业等收购传闻。不过,也许是因为有了上汽一边在国内市场获得利润,一边又得补贴并购获得的“双龙”品牌亏损的惨痛教训,传闻目前还没有得到更多实质性进展的证实。

与此同时,国际原油期货价格近期的上涨则为全球汽车业当前困局的结束提供了另外一套可能方案。业内人士表示,如果在当前的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状况下,国际油价再度升高至每桶100美元以上,甚至超过此前峰值的话,那么新能源汽车将获得巨大生存和发展空间。这种假设条件下,美国汽车业将依靠其在全球范围内新能源汽车技术和市场开发的领先地位,而获得大幅减少支出的渠道和重拾行业核心地位的全新活力。

本文由意甲下注平台发布于行业排行,转载请注明出处:FiatPorsche暗流涌动,全世界汽车领域酝酿变革

关键词: